SalCado

WHY NOT?

© SalCado

Powered by LOFTER

FGO/刺客信条剧情联动(伪)·期间限定英灵谢伊·寇马克[Rider]

战术性回避标注tag,含一部分海鲜组倾向,请见谅

如果在组队时与海瑟姆·肯维同时上场,并配合使用双方的宝具和技能组,效果会有明显提升

提到的相关人物:门罗上校,利亚姆,海瑟姆

如果有哪些地方我理解有偏差请诸位太太们指教,谢谢了。


*【FGO/刺客信条联动·来自异界的新大陆篇 特别活动推荐召唤】卡池限时开启!(卡池开放于剧情通关后)

在活动中大放异彩的从者【☆5(SSR)谢伊·寇马克(Rider)】限时登场!

*谢伊·寇马克(Rider)在本次推荐召唤结束后,将不会加入剧情卡池


中文名:谢伊·寇马克

英文名: Shay·Patrick·Cormac

阵营:星

cv: Steven·Piovesan

属性:混沌·善——秩序·中立

地域:英属美洲殖民地

特征:人型,从者(不被EA克制),所爱之人,骑乘

入手途径:圣晶石召唤(期间限定) 非限定UP时无法获得

角色详细:曾是一名天赋异禀的刺客兄弟会成员,虽然年轻时性格中带有些冲动和鲁莽,但依旧是位非常优秀的刺客。但是长期以来对信条本身的怀疑以及在亲眼见证化为人间地狱的里斯本之后对兄弟会产生了极度地不信任感,并从达文波特庄园盗走了手稿——这也促使了他在日后逐渐认同了圣殿骑士的理念并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在新大陆篇被先行者名为圣杯的伊甸碎片召唤而来。


羁绊故事·一:身高/体重:不详(目前没有立绘情报)

                    出典:刺客信条系列

                    地域:英属美洲殖民地

                    属性:混沌·善——秩序·中立

                    性别:男性

                   ”历史或许会称我为叛徒、叛逆或变节者。但到了最后,历史如何铭记我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遵循了我自己的信条。”

                 

羁绊故事·二:曾经在最亲密的友人利亚姆的帮助和引导下加入兄弟会,作为刺客尽职尽责地服务于信条——虽然他从未停止过对当时刺客组织动机的怀疑。尽管如此,他也对导师以及传奇刺客们保持着敬意。

                      然而这一切都终结于那次去往里斯本搜寻伊甸碎片的任务。

                     当他目睹了那人间惨剧,并勉强从灾难中脱身之后,在愤怒的驱使下决定偷取手稿,避免刺客们再继续寻找那些会引发灾难的碎片。

羁绊故事·三:【门罗的指环(?)】门罗上校去世前交与谢伊的圣殿骑士指环,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似乎而已。

                      【毒物免疫A】谢伊所装备的防毒面罩,在化为英灵后防护等级也随之提升了。

                      【气步枪】谢伊·寇马克生前持有的武器,可以在完全无声的情况下在远程对敌人发动攻击(游戏中效果:谢伊·寇马克攻击时有一定概率赋予敌人“眩晕”状态)

                      【莫琳根的北极航A】伊甸碎片的消失,殖民地刺客野心的破灭···以及昔日友人的死亡,然而他并没有停下脚步。

羁绊故事·四:【命运女神低吟挽歌( Banshee·Mor-Rioghain)】

                     等级:A

                     种类:对军宝具

                     莫琳根,凯尔特神话中战争与命运女神的三种面貌之一,幻影的女王,也是报丧女妖所呈现出的三种姿态之一。

                     将魔力注入莫琳根号,在同名女神传说的补正下将力量进行无数次放大之后形成的宝具,甚至可以达到具现化的“死亡”概念。但是由于一般状况下魔力供给并不能完全满足需要。由于其曾为刺客猎杀者,也被刺客们猎杀,所以面对该阵营时即死效果有大幅提升,同时也会变成集火目标。

                     宝具效果为“对敌方单体进行超强力的攻击<宝具升级效果提升>,中概率赋予即死效果<超蓄力概率提升>(对持有【混沌】特性从者概率提升),赋予自身目标集中状态(1回合)(副作用)”

                     

                   

羁绊故事·五:在新大陆的特异点内由于伊甸碎片的唤起而被召唤出来的从者,但是并没有遵循被召唤时赋予的“任务”,而是在脱离控制后独自漂泊在大洋上探索。虽然一直没能表明态度,但是可以感觉到他并没有站在迦勒底的对立面。

                     海瑟姆离开迦勒底小队登上莫琳根号之后和谢伊一同探索异变的根源,然而事实并不像开始呈现出那样简单明了,随着他们的深入,发现了迄今为止几个特异点(AC联动篇)之间的联系,以及其背后强大的魔力来源。

最终故事:完成某任务后将解锁。

数值图:筋力B,耐久A+,敏捷A,魔力B,幸运C,宝具A

固有技能:【门罗的指环(?)】将自身特性转变为【秩序】(3回合),自身暴击威力提升(3回合)

                 【毒物免疫A】赋予自身弱体无效(3回合),解除自身的弱体状态。

                 【莫琳根的北极航A】赋予自身闪避状态(3回合·1次),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


【语音】

加入队伍:圣殿骑士,谢伊·寇马克,职阶是Rider···我本人如何并不重要,Master,是时候再度出发了。

升级时:莫琳根号船员容纳量扩大,武器库装载量扩大···当然,我自身也稍稍长进了一些。

灵基再临一:兄弟会,还有教团,无论如何我秉持的自身的信条,所以外观并不能说明任何事情。

灵基再临二:这身衣服?可不是什么华而不实的装饰品,我曾经穿着它穿越过极地。

灵基再临三:谢谢···

灵基再临四:那时的我踏上了旅途的终点,作为一位猎杀者,猎捕最终引领我去往那被尘世遗忘的角落。随着时光流逝,我在黑暗中越陷越深,却得以在黑暗之中看清真相。Master,我并不会邀请你走上这种道路,但是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只要你不背弃那些我们共有的认知,我谢伊·寇马克就会与你共同前行,无论终点是名为悲悯的人理的尽头,还是异闻带世界的终焉。

会话1:I can make my OWN luck.(我为我自己制造好运)

会话2:他们称我为怪物。或许在这段漫长的道路之后我的确已经是一个怪物了。但是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他依旧接纳了我,指引着我前行下去。我敬重海瑟姆·肯维,一直如此。但是虽说如此···我也希望他下次用袖剑的时候不要再溅我一脸···没事,Master,什么事都没有。

会话3:那位圣女指挥的,是鲸鱼?很有意思,以前航行在海上的时候也会看到那些巨兽跃出海面,不过没有那么夸张而已。(持有贞德·达尔克Archer)

会话4:或许他们会称我为叛徒,或许他们会唾弃会咒骂我这个反叛者,但是我的所行无愧于心,就算未来的前方是地狱的话···我也会挺直腰杆地踏过去。(持有任意阿萨辛系从者时)

会话5:海瑟姆先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和您并肩作战!嗯?Master你问我那时候为什么会和Sir一起行动?那时候他说的话意思大致是“如果一个人驾驶船只的话可能会遇到问题,所以作为一个有一定航海经验的人就不得不伸出援手,而且这次我并不是你的长官,而是作为处境相同的友人。”虽然就算海瑟姆先生不提出来,我也会邀请他同行。不过现在不应该再加尊称了,在下次遇到他之前先练习一下吧,海瑟姆先生···海瑟姆···海瑟姆···(持有海瑟姆·肯维)

会话6:他们···真的存在?那些神话中的人物?!(持有凯尔特神话相关英灵)

会话7:那个孩子···大概查尔斯·多里安说的是对的吧。(持有拉顿哈给顿)

喜欢的东西:说出来也并没有什么意义,Master,很多已经消失的事情再提起来也没有什么用处,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否定它们就等同于对它们的辱没···我是这么认为。如果是现在的话,我的意志与教团同在,我们会拯救这个世界,并把它引导至秩序的一侧。

讨厌的东西:无知之人引发的惨剧,贪心之人带来的地狱。

关于圣杯:伊甸碎片?这种问题还是去问别人更好。

羁绊1:我不想提及他们中的任何人,对不起,Master。

羁绊2:我等为新世界的先驱,为了最终的理想不惜一切,至死不渝——这誓词,海瑟姆先生说出的誓词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即使是人理衰败的异界里,我们要做的事情也依旧明确。

羁绊3: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达到了门罗上校和海瑟姆先生的期待,直到现在我也依旧看不到自身前行的终点。或许这些问题本身就完全无解。

羁绊4:利亚姆、霍普、阿德瓦勒···不,我从未对自己做出的决定有过任何一点后悔,我选择了这条路,也会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只不过突然出现在几百年之后的时代里,再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的话,总会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羁绊5:海瑟姆先生,殖民地分册的最高大师,我的引路之人。只有他能理解被别人视为疯狂的怪物的我,只有他知道我那些选择的真正意义。正如他信任我,我也能尽情地将我自己托付与他,为了他的委托耗尽余生的时间。虽说或许对于他来说,我不过是一位比较合得来的下属而已···Master,你说什么?“实际上并不是那样”?大概那时候并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不过···成为迦勒底的英灵之后日子还很长。

活动开放中:嗅到了猎物的气息,Master,你会用鱼叉吗?

生日:生日快乐,让我带你去海上看看,还是说你想试试看操控一下莫琳根?当然没问题,因为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还是更想站在旁边看我掌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登船吧,Master!


ps.

灵基再临四是谢伊自白的一个片段,更完整的是“我踏上了这段旅途的终点,这里气氛凝重,而我就是猎杀者,猎捕最终引领我来到被尘世遗忘的角落。随着时光流逝,我在黑暗中越陷越深,却在这片黑暗中看清真相。我必须将过往燃烧殆尽才能导回正途,在废墟中重新找回我的救赎。我曾经是一名刺客,如今却在追捕他们,我必须摧毁那些我曾经称兄道弟的伙伴。”

有关于宝具,有一个传说是报丧女妖有三种形态,其中之一就是象征着莫琳根,所以就把传说混合起来当成宝具来用了,因为报丧女妖只出现在将死之人旁边,所以附带有即死效果(当然如果想直接物理即死也没问题就是),所以附带了凯尔特神话特性,见到凯尔特相关英灵会很惊讶。

羁绊2指的是入会仪式海瑟姆说的那些

被视作怪物是和阿德瓦勒决战的时候阿德的评价。

会话1是谢伊的口头禅。

会话4是阿德瓦勒死后谢伊的话。

海瑟姆的日记没有提及谢伊(也有可能3的时候ubi还没想放出这些内容?),反正感觉有点小小的遗憾吧···

为了回忆内容重新又去打了下ACRG,被谢伊的各种小表情萌一脸。

私以为刺客时期谢伊更偏向于混沌阵营,所以一技能对应着他阵营的转变,也是为了能获得海瑟姆一技能的加成hhh


评论(27)
热度(121)
2018-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