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Cado

WHY NOT?

© SalCado

Powered by LOFTER

FGO/刺客信条剧情联动(伪)·期间限定英灵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Caster)

提前预警一下···我真的,真的没有把握描述好二太爷的性格,真的,不过还是请和艾吉奥(Lancer)篇(请戳我)连起来看

然后目前阿萨辛方还未登场的主线人物是Rider,Assassin,Ruler,Avenger




*【FGO/刺客信条联动·烈焰燃烧的百花之城篇 特别活动推荐召唤】卡池限时开启!(卡池与剧情同步开放)

在活动中大放异彩的从者【百花之城的Caster】即【☆5(SSR)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Caster)】限时登场!

*由于已通关相应章节,该从者真名已被揭示。

应该说该章节发生的时间线差不多是DLC虚荣篝火的年代,在联动剧情的设定里,艾吉奥和阿泰尔会和城市中的人们一起重复某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直到术式破解,所以也就是“烧却了这个城市的未来,以及它承载的希望”。所以死去之人会不断在死亡与复生间徘徊,只有迦勒底的御主和从者们可以体会到其中的变化。

而由于机缘巧合现身于此地的阿泰尔,也邂逅了一段完全在意料外的命运。

(外表是二十岁的样子,但是语气还是偏向于老年期的。还有一部分剧情应该会放在阿萨辛方的Ruler那边)


中文名: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英文名: Altaïr Ibn-La'Ahad

阵营:星

cv:   Cas Anvar

属性:混沌·善

地域:叙利亚

特征:人型,从者(不被EA克制),所爱之人

入手途径:圣晶石召唤(期间限定) 非限定UP时无法获得

角色详细:穿着长灰袍的男人,脸被遮掩在宽大的兜帽里并不能看清。

                 其真名为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黎凡特的刺客导师,继承了曾在内部被侵蚀的刺客组织又将它重新振兴的传奇人物。

              

羁绊故事·一:身高/体重:不详(目前没有立绘情报)

                    出典:刺客信条系列

                    地域:叙利亚

                    属性:混沌·善

                    性别:男性

                    “我的使命尚未完成。”

                 

羁绊故事·二: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直接作为Caster,或者说其本身也不会响应造成了一个城市悲剧的罪魁祸首的召唤。

                     然而就在处于座上的他准备拒绝的时候,他听到了某位少年的声音——虽然极其虚弱,但确确实实地传达到了阿泰尔的耳中。

                     少年正蜷缩在街道的一角,在旁人看来大概会认为是因为饥饿造成的体力不支,然而从伊甸碎片中得到世间万象智慧的阿泰尔能够感受到,那个孩子正经受着魔力匮乏导致的不稳定,并本能地对抗着意识的流逝。

                     “我不能死在这里,他们还在等着我回去,母亲还在等着我···我不能在这里消失···”那个年轻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自身的存在已经英灵化,而是像一个普普通通的活着的人一样表达着自己的心愿。

                      最终阿泰尔向他伸出了手,“抓住我。”

                      而少年出于条件反射一般地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拥抱住了这位刚刚蜕变的Caster。


羁绊故事·三:【鹰之视觉EX】可以直接看透人心的双眼,血缘间传递的力量。不同于通常意义的千里眼,而是具备着若干复合技能。

                      【强制变换B】为了拯救某位少年而强制更改了自身的职阶,同时也造成了不稳定。或许是在那位少年身上看到的可能性,或许是在一瞬间看透了事件原委,更或许是更加感性化的原因——英灵·阿泰尔冒着灵核被击穿的风险保护了那位失去了一切的无名英灵(指艾吉奥割裂后的部分灵基未登记)。

                      【虚无传承之睿智A】或许他留下了一切,或许他隐藏了一切,在马斯亚夫城堡的图书馆里空无一物,然而在百年后一位刺客却从那里得到了可以承接过去和未来的答案。“ Requiescat in pace, Altaïr.”那个男人对着骸骨轻声说道。


羁绊故事·四:【载世万象匙之密函 (Altaïr Ibn-La'Ahad's Codex)】

                     等级:A+

                     种类:?

                    不仅仅是阿泰尔生前所撰写的手札集,几乎代表着他从伊甸碎片那里获得的全部智慧。在作为宝具升华后,成为了一种如同结界的概念。

                    使他作为英灵降临在这个特异点的媒介,圣遗物之一,更是他与那个少年之间跨越百年的维系。

                    “知识越加增,悲伤就越加增。”他的导师曾经说过。虽说如此,在展开手札的瞬间就等于掌握了一切的原理,万事迎刃而解,也是破解谜题的钥匙。

                   宝具(Arts)效果为【赋予己方全体无敌状态(1回合),即死无效(3回合),己方全体HP回复,敌方全体防御力下降(3回合),攻击力下降(3回合),自身攻击力下降(1回合)[副作用]】

                     

                   

羁绊故事·五:转变为Caster的阿泰尔最初沉默寡言,在他的精确计算下,用剩余的力量成功让他和艾吉奥等到了迦勒底的援助。也是他教导了艾吉奥如何正确使用自己的力量——然后,在决战前夕被某一位突然出现的人物击穿灵核回归座上。


最终故事:完成某任务后将解锁。


数值图:筋力B,耐久B,敏捷A,魔力B,幸运C,宝具A+


固有技能:【鹰之视觉EX】己方全体暴击星掉落提升(3回合),敌方全体蓄力减少

                 【强制变换B】赋予自身<职阶相性的防御不利>抵消状态(3回合),赋予自身对Rider阶克制状态(3回合),HP减少(副作用)

                 【虚无传承之睿智A】己方单体NP增加,己方单体Arts卡性能提升(3回合)


【语音】

加入队伍: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Caster,回应召唤而来。

升级时:身为人类时所无法触及的领域全无边界。

灵基再临一:现在的我并非阿萨辛,也就没有必要继续隐藏自己。

灵基再临二:我依旧无法抛下过去的一切,或许我的存在意义本就建立在那些由金苹果叙述的历史之上。

灵基再临三:但是那些知识,那些被我窥视到的世间暗面又带来了什么?那个孩子,戴斯蒙,他又获得了什么?

灵基再临四:鹰的羽毛总有一天会脱落,那双锐利的眼会失去光彩,那双翅膀总会变得无力再划破空气——但是Master,我向你表示感谢。只要你还心存善意,我便会是你永远的同盟者,也是你最忠实的友人——直到步入终焉。


会话1:称呼你为Master也好,直呼名字也好,对我来说并无差别。

会话2:我们隐藏在暗处改变着世界,遵循着从先人那里继承来的信条——然而真是讽刺,我人生里大部分时间竟都是在思考这一切是否为正确。

会话3:我所有能做的事情,就是祈祷我的友人马利克·阿塞夫不要遭受和我们相同的命运,他理应得到永远的安宁。

会话4:啊···如果我能再早一点意识到真相。(持有阿萨辛方的Ruler)

会话5:迦勒底的食物?Archer做的鹰嘴豆泥非常好吃——不过不是那位经常在厨房里的红色的Archer。

会话6:身处于不同时代的,我们的兄弟,我们的家人。(持有任意阿萨辛系从者)

会话7:初代的哈桑·萨巴赫,抛弃了冠位之名的暗杀者,化身为制裁之剑的山中老人,我对他只有心怀敬意。虽然我们隶属于分处于平行世界中兄弟会,秉持着完全不同的教义,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出自同源。能够见到他,世界线终于因为烧却式而开始收束了?(持有山中老人)

会话8:你问我为什么要出手帮助那位少年?那么Master,你又是为了什么而去拯救人理?(持有艾吉奥·奥迪托雷Lancer)

会话9:稍稍有点走神,从他身上我看到了太多存在于过去之人的影子。(持有戴斯蒙·迈尔斯Alterego)

会话10:······万事皆虚,万事皆允。Master,模拟战斗室现在有人吗?(持有任意圣殿骑士从者)


喜欢的东西:这个问题无法回答,如果是更年轻些的我,肯定会怀念从城堡上俯瞰整个马斯亚夫时的感觉吧。

讨厌的东西:人类会因为一己之私而去伤害他人,从无辜者身上夺取想要的东西。

关于圣杯:阿德哈··那真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如果有人希望以此控制他人的意志,我会毫不犹豫地击碎它。


羁绊1:我无法拒绝他的呼唤,即使只是在夹缝中听到的破碎片段也让我完全无法忽视。

羁绊2: 我假称自己是他召唤出来的使魔( Djinn),他还无法接受自己转变为英灵的事实,我必须让他以为自己还活着。

羁绊3:希望如同冬日里的水滴,积攒得越多,就会变成越紧实的坚冰。我不知道他知道一切之后会不会怨恨于我,也不知道他能否接受这一切,那时候的我只能实现他想要“活下去”的愿望,同时解决这城里出现的异变。我的灵基因为强制转变残缺,而他本身也是即将破碎消失的状态,在遇到你们之前,我们就像将沉之舟一般用契约勉强维系着彼此的存在。        

(羁绊Lv.8之后追加)艾吉奥以为他抵抗住了我的封印···然而,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法做,我只能看着他在一天天的轮回中看着那位女性一次次的死亡,从全盘崩溃到连眼泪都彻底干涸。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察觉到异变本质的人,我只能···或许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吧。

羁绊4:听着他说自己家人的时候,我也会想起过去的事情。我不知道作为英灵获得的现界机会对于我来说算是什么,但是这疑惑不代表我就会止步不前。但是这次我不会再借助于伊甸碎片的力量——再也不会了。

羁绊5:或许在行走至终点之后,名为阿泰尔的英灵就会重新归于座上吧。重回世间的震惊,短暂时光中的回忆。英灵的生命虽然只是由魔力构成的易耗品,但是我也确确实实地体会到了过往未知的喜悦——我也曾畏惧过死,担忧于意识的终结,但是如此看来,或许···

活动开放中:是任务,去完成吧。

生日:是值得纪念的诞生之日,Master,让我带你去高处看看更远的地方。





评论(9)
热度(75)
2018-10-27